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君子有九思

君子有九思
更新时间:2020-03-23
君子有九思最新章节,君子有九思小说(东奔西顾)手机阅读-看小说去君子有九思作者:东奔西顾   “少爷已经走了。”  顾九思不死心,“他有没有留什么东西让你转交给我,或者留没留什么话?”  “都没有。”  顾九思一脸失望,“哦,那……没事了,您忙吧。”  陈慕白一大早便被陈铭墨的电话叫到了医院,陈铭墨住在顶层的病房,他坐电梯上去的时候,在电梯里碰到一个小毛头,大概是病了刚刚哭过,可怜兮兮的趴在妈妈的肩头,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瞪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陈慕白看。 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太干净,陈慕白和他对视了半天之后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闪了视线,谁知东张西望了半天之后发现那个小毛头还在看他。  陈慕白之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异世大陆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679
  • 本月点击:679
  • 本周点击:679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东奔西顾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87章 番外之糖葫芦更新时间:2020-03-23

  “少爷已经走了。”  顾九思不死心,“他有没有留什么东西让你转交给我,或者留没留什么话?”  “都没有。”  顾九思一脸失望,“哦,那……没事了,您忙吧。”  陈慕白一大早便被陈铭墨的电话叫到了医院,陈铭墨住在顶层的病房,他坐电梯上去的时候,在电梯里碰到一个小毛头,大概是病了刚刚哭过,可怜兮兮的趴在妈妈的肩头,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瞪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陈慕白看。 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太干净,陈慕白和他对视了半天之后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闪了视线,谁知东张西望了半天之后发现那个小毛头还在看他。  陈慕白之前一直没有和小孩子相处过,想着自己已经做了父亲,也该学着怎么和小孩子相处,努力了半天才对着小毛头扯出一抹艰难的微笑。  谁知下一秒原本安静乖巧的小毛头竟然扁扁嘴,哇一声哭了起来。  小毛头的妈妈边哄着孩子边转过头有些不悦的看了陈慕白一眼,陈慕白便郁闷了,他笑起来有那么吓人吗?  电梯里的人下光之后,陈慕白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看了半天,笑了半天,总觉得自己的笑起来多好看啊,别人想看还看不着呢,怎么就那么不招那个小毛头待见呢?  同时心里暗暗祈祷,顾九思肚子里的那个一定要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公主,小毛头坚决不要!  电梯门开的时候,陈慕白还在思考着万一真的是个儿子该怎么办,陈簇站在电梯口有些奇怪的叫他,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  陈慕白状似从容不迫的走了出来,“没干什么。”  “走吧,人来得差不多了。”  陈慕白才踏进病房,就看到了不想看的人,转身就往外走,却被叫住。  陈铭墨半卧在病床上问他,“你要去哪儿啊?”  陈慕白转过身半靠在门上,不进也不出,只是看着病床前端茶倒水的人冷笑着不说话。  舒画被他看得心虚,笑着打了个招呼,顺便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“我听说陈伯伯病了,过来探望一下。”  陈铭墨病了不是一天两天了,之前看不到人影,现在才想起来探病,这个借口真是拙劣的可以。  陈慕白冷哼一声,凉凉的开口,“不会说话就不要说,多说多错,越描越黑。”  舒画也不见尴尬,笑了笑,转身对陈铭墨说,“陈伯伯,你们大概还有事情,我就不打扰了,先走了,您好好休息。”  陈铭墨的态度说不上冷淡,但也不见之前的热络。  陈簇倒是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,进了病房就开始例行检查,问了几个问题,那模样倒真的只是和病床上的那个人是单纯的病人和医生的关系。  陈慕白这才开始打量屋里的人。  陈慕云倒是史无前例的安静,站在角落的窗户边看着窗外,似乎对屋内的人和事一点兴趣都没有,才几天不见,总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。  陈慕昭不知道是演技太好还是身体真的不佳,脸色苍白的不像话,额上还隐隐冒着冷汗,似乎比病床上的陈铭墨更像病人。  陈慕白起初并没有当回事,毕竟以病示弱是陈慕昭一贯的伎俩,可当他无意间侧了侧身这才看到他两腿的膝盖处一片腥红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  不知道陈慕云什么时候注意到了,阴阳怪气的开口,“慕少...

更新时间:2020-03-23

   “少爷已经走了。”  顾九思不死心,“他有没有留什么东西让你转交给我,或者留没留什么话?”  “都没有。”  顾九思一脸失望,“哦,那……没事了,您忙吧。”  陈慕白一大早便被陈铭墨的电话叫到了医院,陈铭墨住在顶层的病房,他坐电梯上去的时候,在电梯里碰到一个小毛头,大概是病了刚刚哭过,可怜兮兮的趴在妈妈的肩头,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瞪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陈慕白看。 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太干净,陈慕白和他对视了半天之后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闪了视线,谁知东张西望了半天之后发现那个小毛头还在看他。  陈慕白之前一直没有和小孩子相处过,想着自己已经做了父亲,也该学着怎么和小孩子相处,努力了半天才对着小毛头扯出一抹艰难的微笑。  谁知下一秒原本安静乖巧的小毛头竟然扁扁嘴,哇一声哭了起来。  小毛头的妈妈边哄着孩子边转过头有些不悦的看了陈慕白一眼,陈慕白便郁闷了,他笑起来有那么吓人吗?  电梯里的人下光之后,陈慕白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看了半天,笑了半天,总觉得自己的笑起来多好看啊,别人想看还看不着呢,怎么就那么不招那个小毛头待见呢?  同时心里暗暗祈祷,顾九思肚子里的那个一定要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公主,小毛头坚决不要!  电梯门开的时候,陈慕白还在思考着万一真的是个儿子该怎么办,陈簇站在电梯口有些奇怪的叫他,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  陈慕白状似从容不迫的走了出来,“没干什么。”  “走吧,人来得差不多了。”  陈慕白才踏进病房,就看到了不想看的人,转身就往外走,却被叫住。  陈铭墨半卧在病床上问他,“你要去哪儿啊?”  陈慕白转过身半靠在门上,不进也不出,只是看着病床前端茶倒水的人冷笑着不说话。  舒画被他看得心虚,笑着打了个招呼,顺便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“我听说陈伯伯病了,过来探望一下。”  陈铭墨病了不是一天两天了,之前看不到人影,现在才想起来探病,这个借口真是拙劣的可以。  陈慕白冷哼一声,凉凉的开口,“不会说话就不要说,多说多错,越描越黑。”  舒画也不见尴尬,笑了笑,转身对陈铭墨说,“陈伯伯,你们大概还有事情,我就不打扰了,先走了,您好好休息。”  陈铭墨的态度说不上冷淡,但也不见之前的热络。  陈簇倒是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,进了病房就开始例行检查,问了几个问题,那模样倒真的只是和病床上的那个人是单纯的病人和医生的关系。  陈慕白这才开始打量屋里的人。  陈慕云倒是史无前例的安静,站在角落的窗户边看着窗外,似乎对屋内的人和事一点兴趣都没有,才几天不见,总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。  陈慕昭不知道是演技太好还是身体真的不佳,脸色苍白的不像话,额上还隐隐冒着冷汗,似乎比病床上的陈铭墨更像病人。  陈慕白起初并没有当回事,毕竟以病示弱是陈慕昭一贯的伎俩,可当他无意间侧了侧身这才看到他两腿的膝盖处一片腥红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  不知道陈慕云什么时候注意到了,阴阳怪气的开口,“慕少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