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长安七日

长安七日
更新时间:2021-01-21
天宝十四年,大唐虽表面一片繁华,实则暗地里波涛汹涌。。。李隆基一旨诏书,意欲 “封圣”!一石激起千层浪,诸方势力开始蠢蠢欲动。。。惊天的阴谋七日后逐渐浮现,这一切距离 “洛阳七日”仅仅过去五十载。。。是 “生”是 “死 “?再次取决于一人之手。。李天然闻言不禁微微一惊,应道:“高力士?他可是时常处在皇室深宫,圣人跟前,吾等如何有办法前去查探?再说,此人武功高强、耳目定也是众多,吾等跟踪也好,明查也罢,恐不用多久,就会被他发现。到时,别说查他的事情,恐怕能保住自己性命就不错了!” 小落笑道:“你个呆子,你自己不也说了,他时常处在深宫!时常不就说明他也有离开的时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历史传记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131
  • 本月点击:131
  • 本周点击:131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洛扬任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柒日 章 回(十) 大结局更新时间:2021-01-21

李天然闻言不禁微微一惊,应道:“高力士?他可是时常处在皇室深宫,圣人跟前,吾等如何有办法前去查探?再说,此人武功高强、耳目定也是众多,吾等跟踪也好,明查也罢,恐不用多久,就会被他发现。到时,别说查他的事情,恐怕能保住自己性命就不错了!” 小落笑道:“你个呆子,你自己不也说了,他时常处在深宫!时常不就说明他也有离开的时候?我们那个时候去查不就好了!” 李天然一脸无奈道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那他什么时候离开、又去了哪,我们怎么知道?” 小落突然一脸严肃道:“今日未时左右,他就会到常乐坊!” 李天然二人闻言大感震惊,李天然将信将疑地望了小落好一会儿,这才缓缓问道:“此言当真?汝又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汝简直是。。。上达天听!汝到底。。。算了,吾也不问了,吾知道你也不会说。” 小落轻轻一笑,应道:“知道不问便好!反正信息我是告诉你了,信不信只能由你了!” 李天然犹豫了片刻,继续问道:“可。。。那常乐坊那么大,吾等又如何寻他?若是真行什么诡秘之事,料想他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到吧?” 小落扫了二人一眼,再次笑道:“看你们这两个呆头呆脑的样儿,我帮人帮到底,到时我带你们去吧。” 对于小落的能耐李天然早已算是司空见惯,当即点了点头,没有答话,一旁的李伯禽也是轻轻一耸肩,只能表示同意。沉默了片刻,李天然突然抬头望向小落,低声问道:“小落姑娘,汝如此神通广大,吾有一事,虽与此案无关,但也想咨询一二,不知可否赐教?” 小落笑道:“问吧,能说的我就告诉你。” 李天然开口问道:“太子殿下委我查办杨昭灭门和阿郎天牢别劫两案,想必你也知道,但太子殿下在吾临行前,特地强调当今国师深得圣人敬仰,无论何时都不要与他为敌,以免祸及东宫。吾想不到,以太子殿下之尊崇,他居然也会对国师如此忌惮,敢问这国师到底是何人?有何能耐?会不会。。。与此案有关联?” 话音刚落,小落不禁一怔,似乎改了面色,不过很快她又稳了稳神,调整了回来,可这细微的变化却没有逃过李天然的眼睛,只是他此刻不便深究,且听小落如何答话。 小落沉思了片刻,终于缓缓答道:“国师。。。好像就是一游方道人,圣人推崇道家,大概两年前因缘际会,所以被奉作国师。。。应该没有什么能耐!定跟此案无关!” 李天然与小落也算是谋过数面,这还是第一次感觉她说话如此没有底气,圣人推崇道家,定是对其学问深厚,一普通的游方道人又怎么可能仅凭一面之缘就被奉为国师?当今圣人是何等的智慧和睿智,在他周边之人若是没有大才,又岂会如此尊崇!显然小落的话前后矛盾,不过此刻的李天然也不好细究,若是小落执意隐瞒,那即便再问下去也是毫无意义,于是李天然一缓语气,应道:“哦,原来如此,那我们的调查基本就可以排除他了,免得浪费这许多精力而毫无所获!” 小落见状连忙接话道:“就是!吾看时候也不早了,尽快出发吧,提...

更新时间:2021-01-21

 李天然闻言不禁微微一惊,应道:“高力士?他可是时常处在皇室深宫,圣人跟前,吾等如何有办法前去查探?再说,此人武功高强、耳目定也是众多,吾等跟踪也好,明查也罢,恐不用多久,就会被他发现。到时,别说查他的事情,恐怕能保住自己性命就不错了!” 小落笑道:“你个呆子,你自己不也说了,他时常处在深宫!时常不就说明他也有离开的时候?我们那个时候去查不就好了!” 李天然一脸无奈道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那他什么时候离开、又去了哪,我们怎么知道?” 小落突然一脸严肃道:“今日未时左右,他就会到常乐坊!” 李天然二人闻言大感震惊,李天然将信将疑地望了小落好一会儿,这才缓缓问道:“此言当真?汝又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汝简直是。。。上达天听!汝到底。。。算了,吾也不问了,吾知道你也不会说。” 小落轻轻一笑,应道:“知道不问便好!反正信息我是告诉你了,信不信只能由你了!” 李天然犹豫了片刻,继续问道:“可。。。那常乐坊那么大,吾等又如何寻他?若是真行什么诡秘之事,料想他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到吧?” 小落扫了二人一眼,再次笑道:“看你们这两个呆头呆脑的样儿,我帮人帮到底,到时我带你们去吧。” 对于小落的能耐李天然早已算是司空见惯,当即点了点头,没有答话,一旁的李伯禽也是轻轻一耸肩,只能表示同意。沉默了片刻,李天然突然抬头望向小落,低声问道:“小落姑娘,汝如此神通广大,吾有一事,虽与此案无关,但也想咨询一二,不知可否赐教?” 小落笑道:“问吧,能说的我就告诉你。” 李天然开口问道:“太子殿下委我查办杨昭灭门和阿郎天牢别劫两案,想必你也知道,但太子殿下在吾临行前,特地强调当今国师深得圣人敬仰,无论何时都不要与他为敌,以免祸及东宫。吾想不到,以太子殿下之尊崇,他居然也会对国师如此忌惮,敢问这国师到底是何人?有何能耐?会不会。。。与此案有关联?” 话音刚落,小落不禁一怔,似乎改了面色,不过很快她又稳了稳神,调整了回来,可这细微的变化却没有逃过李天然的眼睛,只是他此刻不便深究,且听小落如何答话。 小落沉思了片刻,终于缓缓答道:“国师。。。好像就是一游方道人,圣人推崇道家,大概两年前因缘际会,所以被奉作国师。。。应该没有什么能耐!定跟此案无关!” 李天然与小落也算是谋过数面,这还是第一次感觉她说话如此没有底气,圣人推崇道家,定是对其学问深厚,一普通的游方道人又怎么可能仅凭一面之缘就被奉为国师?当今圣人是何等的智慧和睿智,在他周边之人若是没有大才,又岂会如此尊崇!显然小落的话前后矛盾,不过此刻的李天然也不好细究,若是小落执意隐瞒,那即便再问下去也是毫无意义,于是李天然一缓语气,应道:“哦,原来如此,那我们的调查基本就可以排除他了,免得浪费这许多精力而毫无所获!” 小落见状连忙接话道:“就是!吾看时候也不早了,尽快出发吧,提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