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允夜和光

允夜和光
更新时间:2021-01-16
【【2020热血升级征文大赛】参赛作品】生物的演化由亿万年岁月铸就,成为扮演各个生态位的重要角色。 然而抹去时间的跨度之后,血肉与躯壳的蜕变生灵碰撞的新世界悄然而至。巴洛克风装饰的房间,掉漆的手摇式放映机反复投影着一段画面,开始于精子卵子,结为胚胎,呱呱降生,垂垂老矣,终结于装殓入棺,轮回在毁灭与新生中交织。一旁,穿着宽大睡袍的黑发男人哼着异国的歌谣。 身材纤细的女仆推着餐车,拿出巴卡拉水晶,为他倒酒,红宝石般的液体缓缓注满了剔透地酒杯,娇艳欲滴。 “西尔维娅,我说过了,不要ProvenceetCorse产地的,那会让我想起拿破仑。”男人喝了一口皱了皱眉。 “那建议您去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异术超能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322
  • 本月点击:322
  • 本周点击:322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生江樱歌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一卷 遗留于此世间之上 第四章 煎锅与藤椅与她与它更新时间:2021-01-16

巴洛克风装饰的房间,掉漆的手摇式放映机反复投影着一段画面,开始于******,结为胚胎,呱呱降生,垂垂老矣,终结于装殓入棺,轮回在毁灭与新生中交织。一旁,穿着宽大睡袍的黑发男人哼着异国的歌谣。 身材纤细的女仆推着餐车,拿出巴卡拉水晶,为他倒酒,***般的液体缓缓注满了剔透地酒杯,娇艳欲滴。 “西尔维娅,我说过了,不要ProvenceetCorse产地的,那会让我想起***。”男人喝了一口皱了皱眉。 “那建议您去喝门厅雕像手盆里的水,我今天早上刚擦洗过,西沃和雨雪经常在那里解渴,我由衷相信您的肠胃足够强韧,引起的不适最多会令您拉肚子。“女仆语气冰冷,绾起披肩的银色长发,开始收拾地毯上掉落的饼干碎渣。 “看来我在你眼里和猫与蜥蜴没有什么区别。“男人在沙发上蠕动着换了个姿势,仰起头把酒一饮而尽,挥了挥手示意摇动放映机的侍者出去。”算了,至少这杯子上还有你的体香,这是最棒的了。” 女仆抬起眼看了一眼嗅着杯子的颓废男人,走到身边,从围裙拿出手绢擦拭他嘴角漏下的酒精,象牙与紫檀木的浮雕上,缀满了干掉的蛋糕捏成的小动物。 “希望您不要给我的工作增加额外的负担。”女仆皱起好看的眉毛,“您的行为越来越幼稚了,我不是您的母亲,也不希望成为一个比我年长男性的监护人。” 房间被华丽的墙幔掩盖的严严实实,只有放映布黯淡的余光,西尔维娅走上去拉开帷幔,想让***进来,好清理乱糟糟的房间。 “别动那些!”慵懒的男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丢开酒杯,把女仆从身后抱住,碰撞让两人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毯上。 湖绿色与黑色的瞳孔对视了许久,脸庞近在咫尺,呼吸心跳,清晰可闻。两人的脸上泛起红晕,男人悻悻然从地上爬起,伸出手。 “抱歉,我有些激动了,你知道,我...我...。”男人有些尴尬,流利的法语卡了壳。 一阵沉默。 “我明白。”西尔维娅打理好了仪表,刚才的骚乱让她束起的长发散落了开来,她侧过身深吸一口气,衔住缎带,再一次把头发挽起,整理好心跳,把脸上的红晕隐去。 “我不想看见外面的高墙和警卫,不想第一千四百五十七次确认自己是鸟笼里的囚徒。”男人挑开窗帘的一角,枪管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金属光泽,加深了眼眸中的忧郁。 香根鸢尾的香气包裹上来,略带凉意的体温安抚着躁动的神经,他们保持姿势一直到了黄昏。橘色的壁炉把两个人镀上一层温暖的色彩。 “我饿了。”久久的拥抱过后,男人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,“还有你裙子里有什么东西硬硬的顶到我了。” 西尔维娅从裙摆中拿出一件被密封的包裹,男人吹了一口口哨,画面有些香艳。 “你是多啦A梦吗,你一定是多啦A梦吧!”男人兴奋的举起印着红烧牛肉面中文字样的聚乙烯包装,跳起了怪异的舞蹈,像只求偶的猩猩,随后,握住了西尔维娅的手,庄重的单膝跪地。 “如果您觉得我是那个圆滚滚的猫型机器人,...

更新时间:2021-01-16

 巴洛克风装饰的房间,掉漆的手摇式放映机反复投影着一段画面,开始于******,结为胚胎,呱呱降生,垂垂老矣,终结于装殓入棺,轮回在毁灭与新生中交织。一旁,穿着宽大睡袍的黑发男人哼着异国的歌谣。 身材纤细的女仆推着餐车,拿出巴卡拉水晶,为他倒酒,***般的液体缓缓注满了剔透地酒杯,娇艳欲滴。 “西尔维娅,我说过了,不要ProvenceetCorse产地的,那会让我想起***。”男人喝了一口皱了皱眉。 “那建议您去喝门厅雕像手盆里的水,我今天早上刚擦洗过,西沃和雨雪经常在那里解渴,我由衷相信您的肠胃足够强韧,引起的不适最多会令您拉肚子。“女仆语气冰冷,绾起披肩的银色长发,开始收拾地毯上掉落的饼干碎渣。 “看来我在你眼里和猫与蜥蜴没有什么区别。“男人在沙发上蠕动着换了个姿势,仰起头把酒一饮而尽,挥了挥手示意摇动放映机的侍者出去。”算了,至少这杯子上还有你的体香,这是最棒的了。” 女仆抬起眼看了一眼嗅着杯子的颓废男人,走到身边,从围裙拿出手绢擦拭他嘴角漏下的酒精,象牙与紫檀木的浮雕上,缀满了干掉的蛋糕捏成的小动物。 “希望您不要给我的工作增加额外的负担。”女仆皱起好看的眉毛,“您的行为越来越幼稚了,我不是您的母亲,也不希望成为一个比我年长男性的监护人。” 房间被华丽的墙幔掩盖的严严实实,只有放映布黯淡的余光,西尔维娅走上去拉开帷幔,想让***进来,好清理乱糟糟的房间。 “别动那些!”慵懒的男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丢开酒杯,把女仆从身后抱住,碰撞让两人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毯上。 湖绿色与黑色的瞳孔对视了许久,脸庞近在咫尺,呼吸心跳,清晰可闻。两人的脸上泛起红晕,男人悻悻然从地上爬起,伸出手。 “抱歉,我有些激动了,你知道,我...我...。”男人有些尴尬,流利的法语卡了壳。 一阵沉默。 “我明白。”西尔维娅打理好了仪表,刚才的骚乱让她束起的长发散落了开来,她侧过身深吸一口气,衔住缎带,再一次把头发挽起,整理好心跳,把脸上的红晕隐去。 “我不想看见外面的高墙和警卫,不想第一千四百五十七次确认自己是鸟笼里的囚徒。”男人挑开窗帘的一角,枪管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金属光泽,加深了眼眸中的忧郁。 香根鸢尾的香气包裹上来,略带凉意的体温安抚着躁动的神经,他们保持姿势一直到了黄昏。橘色的壁炉把两个人镀上一层温暖的色彩。 “我饿了。”久久的拥抱过后,男人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,“还有你裙子里有什么东西硬硬的顶到我了。” 西尔维娅从裙摆中拿出一件被密封的包裹,男人吹了一口口哨,画面有些香艳。 “你是多啦A梦吗,你一定是多啦A梦吧!”男人兴奋的举起印着红烧牛肉面中文字样的聚乙烯包装,跳起了怪异的舞蹈,像只求偶的猩猩,随后,握住了西尔维娅的手,庄重的单膝跪地。 “如果您觉得我是那个圆滚滚的猫型机器人,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