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黄沙行

黄沙行
更新时间:2021-01-17
大梁国西北边陲的小镇上,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年,为了寻求自己的身世来到此地,却因意外入了绿林道。 此时间,边境外敌入侵,庙堂之上亦是风云诡谲,草莽之中苟全性命变得更为不易。 寻求之路,注定坎坷。那话音刚落,柳亦南便走了进来。 “你怎么来了?”江澜问道。 他早上出门的时候,这柳亦南还想跟着他出来,却被他婉言拒绝了。原因无它,只是觉得这丫头有点不好伺候。而且,自己出来要办的是正事,哪能带着她在一旁胡闹? 柳亦南眉毛一挑,说道:“你一大早上就自己跑了出来,还不愿意本小姐跟着。本小姐就偏要来看看你在搞什么名堂。” “真是拿你没辙……” 许郡守见江澜二人竟当着自己的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历史传记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858
  • 本月点击:858
  • 本周点击:858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顾子西西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二卷 初涉官场 开个新坑更新时间:2021-01-17

那话音刚落,柳亦南便走了进来。 “你怎么来了?”江澜问道。 他早上出门的时候,这柳亦南还想跟着他出来,却被他婉言拒绝了。原因无它,只是觉得这丫头有点不好伺候。而且,自己出来要办的是正事,哪能带着她在一旁胡闹? 柳亦南眉毛一挑,说道:“你一大早上就自己跑了出来,还不愿意本小姐跟着。本小姐就偏要来看看你在搞什么名堂。” “真是拿你没辙……” 许郡守见江澜二人竟当着自己的面聊了起来,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他当即有些恼怒,大喝了一声“够了”,随后便上下打量起了柳亦南:“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郡守府?当真是不把本官放在眼里吗!” 柳亦南哂笑了一声道:“呵呵,一个小小的郡守,还真就入不得本小姐的眼。”她说罢,便从腰间解下一块纯金铸造的令牌:“睁大你的狗眼看好了,本小姐手中这是什么!” 许郡守被她喝问得一愣,定睛观瞧她手中令牌,待看清楚令牌上“大将军府”几个字后,心中大道不妙——他也不是傻子,这个小丫头片子既能拿着大将军府的金令吆五喝六的,除了将军府的二小姐之外,还能是何人? 他声音有些微颤:“你,你是……” “你们几个,见到龙川侯还,不赶紧下拜行礼?”一旁的江澜搭腔道。 “龙川侯!”许郡守一声惊呼,随后连忙带着王、李二位大人以及一众手下低身下拜,“下官不知尊上驾临,有冒犯之处,还望尊上恕罪。”他说着话,冷汗也顺着侧脸流了下来。 “郡守大人,您刚刚好大的官威啊!不知道的,还以为您是当朝的三师三保呢!” “下官岂敢……” “岂敢?那你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柳亦南扫了一眼屋内的那些手下人。 “这,这是……”许郡守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。 还得是那个李县令脑子机灵,反应够快,他赶来出言道:“龙川侯不要误会,咱们许大***是一番好意……他本来准备了一桌宴席来招待江大人,因害怕江大人太过客气,遂找来了这些下人,想要留江大人在府上吃饭的……” “真是这样吗?”柳亦南转头看向江澜,问道。她说话的同时,还向其使了一个眼色。 江澜心领神会地对着她一点头,随后就见其脸上写满了委屈,跟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:“龙川侯,你别听他们信口雌黄!你刚才若是没有及时赶来的话,小生我……小生恐怕就要糟了他们的毒手了……” 看着江澜那副委屈之极的样子,柳亦南连忙憋住了笑——能让他江澜小爷受委屈的人,这世上恐怕还没出生呢!就凭他之前在阴平侯府杀个七进七出的劲,自己若是进来晚了,恐怕这郡守府也会血流遍地! 她之所以要闯进来,说白了,就是怕江澜会一个冲动铸成大错。 许郡守三人听了江澜的话,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,却仍旧是那李县令开口道:“江大人,您误会了……这都要怪下官没有提前和您说明白……您要责罚的话,就请治下官个‘怠慢长官之罪’吧。” 柳亦南看了一眼江澜,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三人,她摇了摇头:“罢了,不论...

更新时间:2021-01-17

 那话音刚落,柳亦南便走了进来。 “你怎么来了?”江澜问道。 他早上出门的时候,这柳亦南还想跟着他出来,却被他婉言拒绝了。原因无它,只是觉得这丫头有点不好伺候。而且,自己出来要办的是正事,哪能带着她在一旁胡闹? 柳亦南眉毛一挑,说道:“你一大早上就自己跑了出来,还不愿意本小姐跟着。本小姐就偏要来看看你在搞什么名堂。” “真是拿你没辙……” 许郡守见江澜二人竟当着自己的面聊了起来,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他当即有些恼怒,大喝了一声“够了”,随后便上下打量起了柳亦南:“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郡守府?当真是不把本官放在眼里吗!” 柳亦南哂笑了一声道:“呵呵,一个小小的郡守,还真就入不得本小姐的眼。”她说罢,便从腰间解下一块纯金铸造的令牌:“睁大你的狗眼看好了,本小姐手中这是什么!” 许郡守被她喝问得一愣,定睛观瞧她手中令牌,待看清楚令牌上“大将军府”几个字后,心中大道不妙——他也不是傻子,这个小丫头片子既能拿着大将军府的金令吆五喝六的,除了将军府的二小姐之外,还能是何人? 他声音有些微颤:“你,你是……” “你们几个,见到龙川侯还,不赶紧下拜行礼?”一旁的江澜搭腔道。 “龙川侯!”许郡守一声惊呼,随后连忙带着王、李二位大人以及一众手下低身下拜,“下官不知尊上驾临,有冒犯之处,还望尊上恕罪。”他说着话,冷汗也顺着侧脸流了下来。 “郡守大人,您刚刚好大的官威啊!不知道的,还以为您是当朝的三师三保呢!” “下官岂敢……” “岂敢?那你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柳亦南扫了一眼屋内的那些手下人。 “这,这是……”许郡守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。 还得是那个李县令脑子机灵,反应够快,他赶来出言道:“龙川侯不要误会,咱们许大***是一番好意……他本来准备了一桌宴席来招待江大人,因害怕江大人太过客气,遂找来了这些下人,想要留江大人在府上吃饭的……” “真是这样吗?”柳亦南转头看向江澜,问道。她说话的同时,还向其使了一个眼色。 江澜心领神会地对着她一点头,随后就见其脸上写满了委屈,跟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:“龙川侯,你别听他们信口雌黄!你刚才若是没有及时赶来的话,小生我……小生恐怕就要糟了他们的毒手了……” 看着江澜那副委屈之极的样子,柳亦南连忙憋住了笑——能让他江澜小爷受委屈的人,这世上恐怕还没出生呢!就凭他之前在阴平侯府杀个七进七出的劲,自己若是进来晚了,恐怕这郡守府也会血流遍地! 她之所以要闯进来,说白了,就是怕江澜会一个冲动铸成大错。 许郡守三人听了江澜的话,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,却仍旧是那李县令开口道:“江大人,您误会了……这都要怪下官没有提前和您说明白……您要责罚的话,就请治下官个‘怠慢长官之罪’吧。” 柳亦南看了一眼江澜,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三人,她摇了摇头:“罢了,不论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